为健康着想——企业应注意粉尘车间的除尘处理

为健康着想——企业应注意粉尘车间的除尘处理 | 时间: 2016年5月7日 | 分类:行业资讯

 每一年,因尘肺病造成的家庭悲剧都有发生,众多的黑心企业不顾员工的健康安全,压榨员工的健康。尘肺的规范名称是肺尘埃沉着病,该病是由于在职业活动中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(灰尘),并在肺内潴留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(瘢痕)为主的全身性疾病。尘肺按其吸入粉尘的种类不同,可分为无机尘肺和有机尘肺。在生产劳动中吸入无机粉尘所致的尘肺,称为无机尘肺。尘肺大部分为无机尘肺。吸入有机粉尘所致的尘肺称为有机尘肺,如棉尘肺、农民肺等。

对话人物:

  宋长兴,男,河南南阳镇平县人,2004年至2012年期间在昆山中荣公司抛光二车间工作了6年多。两年前,44岁的他在车间加班时吐血晕倒,后被诊断为粉尘感染、肺气肿、肺大泡。

  江克云,女,2004年至2007年在昆山中荣公司抛光二车间工作,宋长兴之妻。

  对话背景:

  江苏昆山中荣公司粉尘爆炸,已经带走75名工人生命,工厂对安全的不重视令人愤怒。不过也有人指出,“如此不重视除尘,即使不发生爆炸,事发工厂的粉尘为害也已够大,工人们迟早也会得矽肺病完掉”。

  宋长兴正是因粉尘感染患上肺病的工人之一。而他此前工作的场所正是此次发生爆炸的抛光二车间。

  昨日,华商报记者致电宋长兴时,他刚从镇卫生所输液归来,他的肺病还在治疗中,伴有咳嗽,喘气困难。采访进行一半,宋长兴的身体已难以坚持,“气上不来了”。之后,由其妻子江克云代为接受采访。

  >>工作强度

  每天至少工作13小时 每月休不了1天

    华商报:抛光车间的工作主要是做什么?

  宋长兴:就是给轿车轮毂【gǔ】抛光,先把轮毂毛坯拿出来擦,然后拉粗砂、拉细砂、打磨、抛光、修轮毂、交轮毂,就这几道程序。每天都要定任务的,做不完就得加班,一天要做百十个轮毂。

    >>劳动保护

  只有纱口罩 戴好几层鼻孔里还是黑的

  华商报:车间工作环境怎么样?粉尘满天飞?

  宋长兴:每天一开工,金属粉尘到处都是,“硝烟”弥漫。进到车间时人还是干净净的,不到半天,每个人脸上身上全是粉尘,浑身上下全是黑的,只有牙是白的,就跟从煤窑里出来似的。干上一上午活,工作台落的粉尘就有一枚硬币厚。

  华商报:车间里没有除尘设备吗?

  宋长兴:有是有,但没什么用。每个工作台上会有一个吸尘管,细管子吸到粗管子里,再吸到一个铁罐里,但是粉尘太多了,根本吸不尽。

  华商报:这么大的粉尘,车间的通风状况怎么样?

  江克云:我们是封闭车间,只有两个大门,前门开着,后门关着。

  华商报:厂里有没有发什么保护设备?

  江克云:每个星期会发一只纱口罩,很薄的那种,就是一次性的;还会发一双线手套,但是用起来很费,一个星期不到就磨破了,手指头都露出来,还得将就用。厂里才不管你会不会伤到手,只能等到下个星期领新的。因为口罩太薄了,旧口罩也不能扔,洗了换着用,我们都是好几个口罩叠在一起用,但还是不管用,一天下来鼻孔里都是黑的,吐的痰也是黑的。口罩和工作服上全是铝粉,很难洗,根本洗不干净。

  华商报:这种环境员工没有不满吗?有没有人向工厂反映?

  江克云:天哪,你要是有不满就开除你,之前就有人因为这走人了。没人敢提意见,就算反映了也没用。

  >>弄虚作假

  上面来检查时就发护目镜和耳机 人走了就收回

  华商报:除了口罩和手套,就没有其他防护措施了吗?

  江克云:要是上面来检查时,还会给我们发眼镜(护目镜)和耳机。检查结束后我们就再交还上去。就算厂里不要回去,工人也不会戴的,都糊住眼睛了,看不清。

  华商报:“上面”是谁?这种检查多久一次?

  江克云:我们工人只知道干活,也不知道具体来的是谁,就是外商吧。一年大概就是一两次吧,每次检查前车间都要大扫除,把粉尘清理清理,拾掇得干干净净的,给人留个好印象。

  华商报:车间里的设备多久检查、保养一次?

  江克云:从来都不检查呀,就是逢年过节打扫一次。

  华商报:这次爆炸之前,车间有没有出过安全事故?

  江克云:我们在的时候没有,但我听人说爆炸之前才着过火,但厂里没有重视。

  华商报:进厂的时候有没有对你们进行安全教育?

  江克云:没有,进厂的时候就是发了帽子和制服。

  >>吐血晕倒

  查出粉尘感染 厂里说是他自己生病,不算工伤

  华商报:宋长兴是什么时候被发现患有肺病的?

  江克云:特别突然,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。2012年3月10日下午6点多,我老公在车间加班,他觉得有点恶心就去了厕所,结果吐出一口血,他回车间跟同事说他不太舒服,刚说完就哗哗地大吐血,然后就晕倒了。他同事赶紧打120,把他送到医院。我闺女给我打电话说她爸住院了,我过去一看他插着氧气,输着高蛋白,身上还有好多管子,满脸是血,当时把我吓晕了。医院开的诊断书写他“咯血、支气管扩张合并粉尘感染,肺气肿,肺大泡”。

  华商报:那怎么治疗的呢?花了多少钱?

  江克云:当时他在宗仁卿纪念医院住了8天,吐了4次血,都是大口大口地吐。医生说如果大咯血止不住的话建议换肺,但换肺要40多万,我们哪有那么多钱。后来住了3个月医院,我老公的医保卡在医院放着,每花100元医药